返回

生随死殉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424.乡村天王(183) (第1/3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    【笔趣阁ii(www.biqugeii.com)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反倒是陈朝国内吏治腐败、黎庶悲辛、民不聊生,似岑执纪这样的好官,陈朝不留着爱抚子民,反而放出来当大间谍,简直是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据谢茂所知,如今谢朝长宁府的知府岑执纪,就是陈朝派来的大间谍。

    前两世谢茂能领兵灭了陈朝,固然是他有本事,也确是陈朝不争气。

    整个大堂里,  也就只有谢茂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整个西城兵马司所有人马倾巢而出,就剩下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白幕僚。

    钱彬瞟了白行客一眼,  白行客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一样啊!已经从清河街一路杀到合子街了!请司尊发令点兵增援!”

    这年月弄个假路引真不是难事,何况,那陈朝就喜欢在歪门邪道上下功夫,什么派个间谍去你国做内应,源源不断地输送情报回国,顺便在你国搞事……光是安插探子间谍的衙门,陈朝内部就有五六个,彼此还都不通消息,经常自己人干自己人。

    钱彬现在最害怕的就是和谢茂打御前官司。这要一个闹不好,  在皇帝跟前翻出了钱元宝假传军令的事来,轻则他削职儿子流放,重则父子两个都要掉脑袋。

    因此时天色已晚,这人也没想过大人会在堂上,  一溜烟窜进大堂才看见钱彬,擦灰的鞋底在堂上哧溜出一道清晰的灰痕,  猛地跪下:“禀司尊!清河街上的清运坊搜出一伙贼人!有街坊指认正是咸宁十四年洪楼饮宴的林若虚!”

    钱彬没好气地说:“我这儿已听报了十八个庆襄侯了!刚钟楼那边还说捉了个陈朝的郡王呢!”

    ……万一这信王真是父孝期间嫖妓,在窑子里心虚不敢嚷出身份呢?

    外边等着领功的几十个卫戍军都被白幕僚打发走了,  可是,那一路浩浩荡荡从老桂坊杀回西城兵马司的阵仗,早就传得街头巷尾皆知。若不是这事儿发生在夜里,  消息只怕还要更快!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陷入了短暂的呆滞,  谢茂没好气地拿木枷怼了钱彬一下:“升堂点兵!”

    “给我开开。”谢茂把钥匙踢朱雨身边。

    这信王心虚,  他也不想闹到御前,  这个事儿能不能就……私下解决掉呢?

    清河街杀到合子街……

    谢茂将双腕活动给他

    可是,倒霉催的是,  钱元宝假传他命令的时候,  他还在宫里被皇帝猛削!

    朱雨忙给他开了木枷,轻轻握住他的手腕:“王爷可有不适之处?”

    天灵灵地灵灵月半出鬼门

    这事儿可把谢茂笑疯了,那岑执纪调理内政一把好手,又十分热衷于打击士绅、挑动贫农。活生生把个长宁府治理得清平安乐、路不拾遗。——就算他给陈朝的间谍写几个真的“假路引”,谢茂也觉得完全值了啊。

    自咸宁十四年陈朝庆襄侯事件之后,京城自认为对陌生人的管控十分严格,谢朝上下都觉得不可能再有异族间谍混迹其中。——只有谢茂知道,陈朝的间谍探子非常多。

    钱彬立即就醒过神来,他能坐上西城兵马司指挥使的位置,靠的可不是当了皇后的外甥女,而是父荫与军功。此时立刻传令调兵,很快就披上皮甲,打马而去。——有贼人一路从南城杀到了西城,这样的恶性事件必然上达天听,若是拿不住贼人,钱彬脑袋不保。

    清河街在南城腹地,合子街已经靠近了西城城墙,  一路杀过去?这可是圣京城!

    就在钱彬头痛欲裂的时候,  外边急匆匆飞马而来,一个卫戍军冲了进来:“急报——”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也没工夫跟谢茂再磨叽,扔下木枷钥匙就跑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觉得谢茂来他这衙门是另有所图,现在听了谢茂的抱怨又有些拿不准了。



(第1/3页)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^_^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