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炮灰军嫂大翻身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01 穿越成了妈 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    【笔趣阁ii(www.biqugeii.com)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小姐,你的手机响了。”司机听到铃声一直响个不停,忍不住提醒道。但是透过镜子,看到后头的田桑桑泪流满面,哭得鼻子通红的模样,他不由一叹,唉,这世间的伤心事何其多啊。当司机,他对此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田桑桑吸了吸鼻子,颤抖而又果断地接过,声音有点闷哑:“小泽。”

    “五分钟前,走得很安详。爸让你好好工作,别回来了。横竖他靠着药物苟活了几年,已经很知足了。可是姐,如果可以,我真想让爸再多活几年。咱爸还不老,咱们也没有成家,他还没抱孙子外孙呢……”小弟说到最后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为了随时随地不错过讯息,田桑桑特意给手机设置成了响铃。

    幸福的家庭大多相似,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。

    这是要死了么?妈妈还有小弟照顾,还好有小弟照顾啊。

    田桑桑所在的公司规章制度很严格,不允许有任何人为的突发情况,想要请假、想要离职,都要提前打好招呼,得到领导的批示才可以。可是,接到小弟打来的电话,她匆忙地离开了工作岗位。这个工作是保不住了,但她不后悔。这是小弟第三次打来的电话,她爸在医院里的情况一日不如一日,随时都有可能倒下。前两次她因为工作繁忙没有回去,这次听小弟的语气,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,必须回去!工作可以再找,老爸却只有一个。

  

    人流如潮的动车站中急急忙忙地跑出了一个身形单薄的女人,她背着单肩包,手里紧紧握着手机,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惨白如纸,泪花在明亮的眼睛里闪现,倔强地迟迟不肯落下。

    动动手,那啥,手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从很早以前开始,田桑桑就知道自己没有任性的资本。顶着家里人迫切的愿望,她拼了命地读书,拼了命地要考好大学。她爸在她上高二时被查出有白血病,没有找到合适的义务捐献的骨髓,只能靠药物来维持生命。白血病是种不容易治的病,药更是贵到离谱,寻常人家根本担负不起。那时候她下头有一个还在读小学的弟弟,另一个弟弟出生时就已经痴傻,家里舍不得扔掉孩子,硬是给养了好几年,实在支撑不下去了,才把人给送到当地专门的医院里。工作后,田桑桑的薪水几乎都用来填充到她爸治病的医疗费,可这样依旧挽救不了她爸的生命。

    “嘶!”脑袋好似被人用钉子敲过,痛得厉害。

    好像睡了很久,全身很痛,酸软无力,田桑桑挣扎着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姐!”电话那端传来小弟不可抑制的抽泣声,他哭了很久,才道:“咱爸去了。”

    田桑桑浑身一震,捂住嘴巴,任由眼泪汹涌而下,她的全副感官都集中到了电话那端,“爸什么时候走的?”

    “红豆生南国,是很遥远的事情。相思算什么,早无人在意。”

    我也是这么想的啊。田桑桑已经说不出话了,泣不成声。她忍着痛苦挂断电话,胡乱地抬手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忽然,刺耳的喇叭声响起,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,田桑桑只觉脑袋一阵钝痛,有什么血腥的液体流到脸上。她的世界,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……

    “师傅,麻烦请你快点。”坐在出租车上,田桑桑有些焦急地催促着。手机上全是同事发来的微信,她粗粗地看了几条。去它的工作,丢了就丢了吧!

    在疾病面前,生命显得坚强又脆弱;可是在生死面前,一切都显得那么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最难忘却古人诗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。守着爱怕人笑,还怕人看清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旋律响起,是以往田桑桑比较喜欢的一首歌曲,今天听来却像是催命符。田桑桑的眼泪唰的一下夺眶而出,她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,是小弟。她有点不敢接,她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。



(第1/2页)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^_^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