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朱门绣卷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二七三章 夜醉(大结局中) (第1/3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    【笔趣阁ii(www.biqugeii.com)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“芷容。”温柔的男音传进耳朵,芷容猛地一震,但见文宇正用柔和怜惜的目光看着她。月色正美。映照这人精致的五官。竟然让芷容微微感动随即便是与生俱来的警惕。

    “我还在到处的找寿星,原来是躲在这里,容王不介意和文某人喝一杯酒吧?”在芷容呆怔之际,文宇踏步进来摇着纸扇,缓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靖唐京城六年的呼风唤雨和苦心经营是她所有的排遣。纵使与文家为敌,同魏婷生气,她也不管不顾,只是为了让自己感觉还活着。

    文宇笑眯眯的端起酒杯:“我敬你这个寿星!”

    这话正敲在芷容心坎上,春华本可以早早嫁人却说芷容何时嫁了她再嫁。而冬绣、秋蓉也是同样的意思。几个丫头除了服侍她便是照顾夏锦的儿子。

    tanx_s.type = "text/javascript";

    harset = "gbk";

    tanx_s.id = "tanxs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";

    而随着芷容的权利越来越稳固,朝中能够有资格娶她的人少之又少。换种方式说,想娶她的人都没有那个胆子。

    当年对炎华那一剑同时也好似狠狠的扎在了自己的身上,她用了几年时间才将那无形的剑慢慢拔出,直到伤口愈合。可是她有勇气拔出对炎华的感情有勇气都权贵却没有勇气再回北境。

    “文公爷来同我饮酒想必不是为了议论我的丫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公爷,我家主子方才在酒宴上已经饮了好几杯,倒是您可只是饮了一杯。”春华才不管文宇自顾的将酒杯递给芷容。随即便去吩咐后厨煮解酒汤。

    document.write('<a style="display:none!important" id="tanxamm_20220310_6306640_40862697"></a>');

    tanx_s.src = "f9183./ex?i=

    文宇不禁摇头浅笑很是认真的对芷容道:“你这丫头倒是贴心,只可惜也耽误了大好光阴啊。”

    这其中的原因苦楚只有她自己最清楚。她感觉自己似乎被卷进了权利那深深的漩涡,纵使想脱身都没有机会,依着她的身份地位若是执意回到北境定会给金子轩带去麻烦。倒不如让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前行。

    tanx_s = reateElement("script");

    tanx_s.async = true;

    芷容醒了醒神,不紧不慢的将书信递给了春华,笑道:“难得有机会和文公爷饮酒,自然是愿意reads;。春华,你去把那坛陈年好酒取来,我要和文公爷畅饮!”

    两人杯中的酒全都一干而尽,芷容亲自为文宇斟满,也把自己的杯子填满。“今夜我便与公爷痛饮!”方才入口的那酒好苦。

    春华给文宇斟了满满一杯酒,却只给芷容小半杯。文宇笑着拦下来:“怎么你家主子生辰就只喝这么一小点?斟满了。”

    文宇落座在芷容对面,细瞧了瞧她眼中暗含着的那极力隐藏着的寞落。芷容也不躲闪,只是微微一笑,略有苦涩之意。这个生辰貌似比往年的更难熬。

    自从她选择与文家作对之后文宇和她之间便是不停的争斗,他们的称呼只有‘容王’和‘文公爷’。他应该是恨自己的,因为有她的存在。文宇几次封王不成。文家全族怕是都很透了她。



(第1/3页)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^_^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