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朱门绣卷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一章 错嫁 (第1/4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    【笔趣阁ii(www.biqugeii.com)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不过,她心里纳闷岳府怎么说都是名门大户,长子娶妻怎么如此简单,这屋子里的摆设,这喜字、红烛虽然不是便宜货,但却给人一种很随意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位郡王平生最大的喜好便是琼浆与美色。六十几岁的老头子精神头依旧不减,府里妻妾成群,家伎也有上百,而且还总有一夜御三女的传闻。

    “新姨娘。”两丫头见白芷容一身红色婚袍,便知这是新娘子,只微微施礼,正是对妾室的礼节。

    喊了几声后白芷容意识到事有蹊跷。实在是太奇怪了,她明明记得上花轿时那四个丫头和奶娘还在身旁。中途在客栈休息时还有说有笑,怎么现在却都不见了人影?

    白芷容眼下着急便也没有注意礼节和称呼上有什么不对。“夫君呢?”

    她越想越不安,急急奔出了卧房,没走多远便在回廊上遇见两个身着毛领华服,模样俏丽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而今晚,这位郡王又刚刚收了第四十六房小妾,据说是开州刺绣名门商贾白家的三姑娘,芳龄十六。本来,安郡王纳个小妾就跟换件衣服那般平常,不过,由于这一回所纳的女子系出商贾名门自然就成了街头巷尾的谈资。

    难道这其中出了什么差错?一想到这里白芷容眉头顿时皱起,离开客栈后自己便沉沉睡去,外面发生了什么,全然不知,一直晕晕沉沉的到了这里。那么,定然是在客栈时出了事。

    “那安郡王倒是有福气,纳的小妾都是名门之女,只是这女子也太不值钱了些啊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摇头:“依我看八成是个不受宠的庶女,更不济的……”他露出一抹淫笑,掐了一下怀里女子的胸脯,拉着长音:“兴许是个下贱的小*呢,嫁不出去才塞过来,否则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家纵使嫁个小户人家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各色酒楼、歌舞伎坊、妓院门旁都挂上红红的灯笼,有些酒楼上还站着穿着打扮艳丽的风尘女子,眼若桃花,嘴上溢着勾人的笑,用那软绵绵的,酥到人骨子里的话吸引路上男人的注意。若不是牌匾上的字样还真分不清是酒楼还是妓院。

    尽管天气寒冷,繁华的京城却依然保持着它原有的热闹,喧嚣。夜色迷离,华灯初上,流光溢彩。街两旁有些铺子虽然已经打烊,但是街边的摊面上人流却未见减少,摊主们点上灯继续吆喝。

    刚闭上之后又快速睁开,她麻利的起身,脑袋随即一阵眩晕。清醒之后,她仔细打量四周,红烛、喜字,是了,这的的确确是洞房。她浅浅一笑,自己竟然是一路睡到宁州。

    两丫头诧异的互相看了看,随后,其中一个笑着答道:“王爷正在大堂招呼客人,新姨娘请随婢子回卧

    几个人围在一起,怀中抱着绵软的身体,大手在身体上游移,嘴里喝着筛好的酒水,兴致勃勃的谈起安郡王的妾。

    不管是酒楼还是妓院都是饮酒作乐的好去处。而要说饮酒作便属城西的乐安街,这里之所以出名,不只是因为拥有最多的酒楼、妓院,更是因为这里条街的东头是安郡王的别院。

    此刻,乐安街的东头别院里,红灯满堂,鼓乐声震耳。安郡王正乐悠悠的吃酒,脑中全是新娘的可人模样。

    “翠莲、翠缕?”白芷容唤自己的两个陪嫁大丫头,半天却没人答应。她又唤了几声还是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白芷容躺在大大的婚床上,慢慢的睁开眼睛,轻轻吐出几个字:“原来是场恶梦啊。”随后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随后,满堂的客人皆发出一阵淫笑来,而那个郡王的新玩物渐渐湮没在笑声中。

    今年京城入冬的第一场雪较往年来得早些,且下得不小。簌簌落下的如羽毛般的大片雪花遮住了大大小小的街道,色彩斑斓的砖瓦、围墙也渐渐失去了本来颜色,高高矮矮的素白连成一片,使得这初冬时节更冷上几分。



(第1/4页)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^_^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