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嬿婉及良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168|吃糖 (第1/3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[    【笔趣阁ii(www.biqugeii.com)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    就像是在前世,是先帝夺了她,与她有了承熙,世人说起时,却不会说先帝荒唐,只道姚氏女狐媚,不知廉耻,迷惑君主,致使纲常混乱。

    外边夜色正深,寒风呼啸,她也不在意冷,信手将窗扇推开,细看天际的星子,心里杂乱非常。

    前世先帝夺了她过去,朝野臣工慑于帝威,无人敢言,只会谴责她狐媚,中伤承安以妻献媚,到了现在,她与承安事发,却有那么多仁人志士跳出来,为先帝声名而战。

    锦书看着他,默然片刻,徐徐道:“我是你的妻子,却不会是你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,她听不到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想呢?”承安靠近她些,将她抱住,在她耳边道:“你若是愿意,便是叫我死,我也绝无二话……”

    锦书惨淡一笑:“做都做了,再同我说,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承安目中的光黯淡下来,却也依旧看着她,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锦书打开那份檄文,缓缓看了几遍,勉强扯出一个笑来,将灯罩打开,信手烧了。

    承安低头看她,却见眼泪自她笑容中滑落,一时之间,竟生出一股苍凉之感。

    承安低着头,轻轻的笑,有些自嘲的道:“你若是想骂我,那就骂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承熙先将罪名扣在了承安身上,但市井之间的传言揣测,也同样不会少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你舍不下两个孩子,所以已经替你将路选好了,”承安自怀里取出那份檄文,递了过去: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,我不会的。”锦书如是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皇后?”锦书怔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变色道:“你要造反?”

    现下其实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说,”他道:“是我心甘情愿。”

    “只许他杀我,却不许我反击吗?”承安目光黑沉,隐约有些狂悖之色:“锦书,你怎么选呢?还愿意做我的妻子吗?”

    夜色静谧,四周一片昏暗,似乎只有他们面前那盏灯是亮的,烛火晕染出的这方天地,便是最后的安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锦书合上眼,疲惫的叹口气:“我也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想,”锦书笑道:“或许,他们说的也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呢,”她靠在窗边,自语一般道:“抵死不认的话,对不住永仪和永宁,也对不住你,倘若认呢,又对不住承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”承安有些艰难的问:“你打算舍弃我和永仪永宁,是吗?”

    锦书擦了眼泪,别过脸去,声音轻不可闻:“……也许我真的是祸水,只会带来不详吧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“永仪永宁是我的骨肉,承熙也是,”她看着他,目光柔韧而坚定:“倘若我做了你的皇后,那承熙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察觉到怀中人转瞬的僵硬,他继续道:“现下,已经拿下了扬州。”

    檄文到达承安手中几日后,他便找到了事情的罪

    “什么都别说了,叫我靠一靠吧,”锦书伏在他怀里,喃喃道:“我有点儿累。”

    “很久很久之前,我还在姚家时,闲来无事翻看史书,见妲己亡商,褒姒亡周,世人皆说女色误国,”不知过了多久,锦书才缓缓道:“那时候,我觉得这话荒谬极了,若是君主贤名,哪里会有倾国之祸?不过是将一切都推到女人头上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内室里一片难言的寂静。

    人心真是既滑稽,又可笑,还有点儿可悲。

    母亲另嫁他人,且还是他的庶兄,已经足够叫他难堪,倘若承安做饭,她做了承安的皇后,又该叫他如何自处?

    “就在刚刚,”承安顿了许久,终于道:“我命人在扬州起事,兴兵造反了。”



(第1/3页)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^_^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